Saturday, August 14, 2010

Here He Is

(文字轉發 Universal Music HK)

 

關楚耀的檔案一點都不好看,

06年出道,得過許多新人獎,

出過三張唱片,當歌手的路算走得不錯。

偏偏要在事業開步之際,

用毒品為自己的人生一頁畫上無可挽回的大交叉。

一覺醒來,小子懂得後悔嗎?

樂迷的耳朵、傳媒的眼睛願意容下他嗎?

 

轉眼便一年。

這一年裡,關楚耀試過沉默、

自閉、到痛定思痛,

在家人、朋友、唱片公司不離不棄鼓勵下,

他再拾起做人的尊嚴,用音樂治療自己,

重練結他、彈回鋼琴,

把以往學過但從沒好好運用過的基本功

都一分一秒找回來。時間到了,

關楚耀拿著畫花了的個人檔案,

提起結他,拾起琴譜,

把沉殿過的思緒化成音符灌注入全新大碟內。

 

他嘗試創作、學當監製,

錄音室游轉,然後深呼吸、

閉上眼,唱出作給自己的《一年》,

低頭問自己︰「你若回頭望清楚 望清楚 可會痛恨我」?

 

他回來了 / 關楚耀

 

十字路口,關楚耀不再迷失,

小克的詞叫喚著他的靈魂,

伴著Alex Fung一起創作的《一年》,

沉穩地交出答案︰

「望著前路是幾多 盡望清楚

指責我愚懦

一個我默然承擔起一切怕甚麼」。

往後更多的年頭,

應該好好邁步走過。

 

一年 / 關楚耀

 

有人說魯迅筆下的阿Q喜歡自己欺騙自己,

卻漠視了當中的樂觀精神。

凡事多角度看,吃虧的並非全是壞事。

關楚耀這個曾經任性的青年,就是最好證明︰

 

「《一年》唱出了心底話,後悔的心情當然有,

但《阿Q》亦是我的另一面。

就像經過上年的事,

我才上了人生最重要一課,

阿Q一點看,吃過苦碰過壁,

現在仍有機會站出來,

縱使別人對我冷嘲熱諷,

對我總是更好的磨練。」

 

道理不只是唱或講出來,

為了將學會的化為行動,

Kelvin7月開始多次在清早走入校園,

把不曾磨滅的經歷與學子分享,

唱起這首歌,更是對人對己的一個勉勵。

每次拿著結他彈奏自己作曲

與Alex Fung攜手編監、

林若寧填詞的《阿Q》,

都是Kelvin心情的洗練。

 

還是那一句︰信心不倒,就是勝利。

 

阿Q / 關楚耀

 

 

please support

《Here I Am》

everyone deserves a chance

keep it up, Kelvin

he still has a long long way to go

and he is a fairly good singer too

we should not discriminate against his past

 

 

一年 / 關楚耀

作曲:關楚耀

填詞:小克

 

睇不見講不到摸不清猜不出 一息間失去了青空
睜開眼張開嘴鬆開手打開心 一覺甦醒靈魂驚動

 

誰哄騙耳朵 難道四面有楚歌
兩手握緊不染指 人寰中千差百錯

 

你若回頭望清楚 望清楚 可會痛恨我
可怪我痴心愛錯麼 看清楚 這小風波
望著前路又幾多 又幾多 可再度同坐
情誼留心中 人兒留風中 剩我

 

一眨眼一呼吸一舉手一轉身 一息間差錯有許多
這感慨這低首這卑躬這屈膝 一覺甦醒明瞭因果

 

面對過痛苦 三餐一宿不再白過
關起了悽楚 耀眼漸看清 一載經已過

 

你若回頭望清楚 望清楚 可會痛恨我
可怪我痴心愛錯麼 看清楚 這小風波
望著前路又幾多 又幾多 不理會結果
情誼留心中 人兒留風中
剩我 幾多 重溫這故事看到麼
離別那道背影 那陣笑聲 莫問前因好麼

 

你若回頭望清楚 望清楚 可再次同坐
可怪我痴心愛錯麼 看清楚 這小風波
望著前路又幾多 歷盡風波 可再度捱餓
情誼留心窩 人兒留低過

 

你若回頭望清楚 盡望清楚 指責我愚懦
一個我默然承擔起一切怕什麼
望著前路是坎坷 若再三惹禍 都珍惜結果
情誼留心中 人兒留風中 剩我

阿Q / 關楚耀

作曲:關楚耀

填詞:林若寧

編曲:馮翰銘 for the invisible men

監製:馮翰銘 for the invisible men/關楚耀

 

七分批判 三分寬恕 都乾杯暢飲
給處斬都應該慶幸 旁人尚替我傷感
七分憎惡 三分溺愛 命運自然的缺陷
沒有像你專注挫折感 放大鏡中滿載激憤


比較起一個阿Q 這樣阿Q 你們太渺小
至少慘叫都懂得叫 在斷頭台我也放聲笑
給我一小半碗粥 我便滿足 困難再困擾
至少總有力走好那嘆息橋
刑場是要被處死 我都死不了


七分詛咒 三分安慰 奢侈得要很
歡送會祝福一串大慨已經興奮
太少個祝福變真 亦沒怨忿


比較起一個阿Q 這樣阿Q 你們太渺小
至少慘叫都懂得叫 在斷頭台我也放聲笑
給我一小半碗粥 我便滿足 困難再困擾
至少總有力走好那嘆息橋
刑場是要被處死 我都死不了


只有當一個阿Q 我是阿Q 我何以缺少
有多一秒呼吸一秒 並未行刑我也有心跳
天已黑需要處斬 你便處斬 太陽照破曉
我的歪理亦總可替我醫療
明明是個爛笑話 我都應該笑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